Banner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内容
忆家乡的防腐木水车
- 2020-06-28-

  防腐木水车一圈圈地转动,记录着这里上千年的历史,推动了苗疆向前发展。这里田畴万亩,土厚藏金,江水悠悠,妇女浣洗,孩童嬉戏,老人沉思,风筝飞舞,一个个古老的故事在水车的转动中讲述着岁月的沧桑,沉吟着夕阳下千户苗寨的炊烟。

  江边的水车是孩童们喜欢的玩具,我们一个个光着身子,爬在水车上紧紧地抓住车椽子按逆时针旋转,一圈、二圈、三圈……,看谁能转的圈数多,谁就是我们心中未来的航天英雄,他就会成为我们崇拜的偶像。有些转上五、六圈就晕头了,手就会自然松开,当水车转到高点时,人就会滑落下了,掉入江中,有些晕过头了的站在水中像武松打醉拳,我们就赶忙过去扶着;呕吐声、嬉笑声、水车咕咯声伴随着水流声一起在盛夏的阳光下翻飞、旋转、升腾。很遗憾那时没有发达的摄影设备,没有记录下那段美好的时光。

  每当夜幕降临,亮江一切归于平静,防腐木水车“咕咯咯,咕咯咯”声变得明朗而清晰,我们几个要好的伙伴背着笆篓,光着脚走在江边的田埂上,先前的阵阵蛙声立即停止,只听见青蛙“扑通,扑通”跳入江里的声音。乘着淡淡的月色,我们卷起裤管顺着江水来到水车下,水车时而发出“咕咯咯,咕咯咯”的响声,我们猫着腰摊开双手在水车的坝下摸鱼。这个季节,有一种黄翅鱼经常在水车下交配,这种鱼个小,肉多,用这种鱼钝汤,味道鲜美异常。这样的夜晚大人们也会到河里洗个清水澡,在河边吹会儿凉风,然后回家睡觉。

  水车声离我们渐渐远去,我渐渐长大,我离开了亮江,离开了我梦魂牵绕的家乡。当我学有所成回到家乡时,亮江两岸早已高楼鳞次栉比,机耕道阡陌相通,现代化的吸水泵代替了古老的防腐木水车,水车发出的“咕咯咯,咕咯咯”声已不复存在,但它一直在我的记忆里转动着响着。

联系我们

服务热线:

15610223777

邮       箱:

wfyunyiyuanlin@163.com

电       话:

0536-3640963

地       址:

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寺头镇宫家庄村

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潍坊云艺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手机版